欢迎光临!

正文

音乐“养活”不了音乐人,音乐平台可以吗?

Jan 13
admin 2021-01-13 11:10 博彩国际娱乐网址   浏览量:   次

  镜像娱乐原创

  文丨栗子酒

  编辑丨李芊雪

  在东方卫视工作一年后,黄小岛决定辞职,回到自己更热爱的音乐中去。而在下定决心只做音乐这一件事之前,黄小岛给自己交了一年社保。那是2018年,最落魄的时候,黄小岛的全部积蓄只有几百块钱。“只靠做音乐真的很难养活自己。”黄小岛曾对媒体这样说道。

  音乐人黄小岛

  转折同样出现在2018年,黄小岛的《烟火》唱进了不少人的心坎里,她开始了自己的首次全国巡演。但更多现实的故事是,大多音乐人远没有这么幸运。

  今年8月,曾参加过《歌手》的音乐人李佳薇,转行做了房产经纪人;Click#15也曾在《乐队的夏天》中透露,平常来自音乐的平均月收入仅在1000元左右;在酷狗自助发行《你莫走》之前,山水组合曾有很长一段时间辗转于附近各个村落之间,以婚礼、祝寿演出为生……

  音乐人 山水组合

  鲜少有全职的独立音乐人能养活自己,这在业内已是人尽皆知的事。他们中的大多数,苦于流量,困于收入,难觅出口。

  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中,面对集中的行业痛点,音乐平台作为音乐人与市场之间的连接点,逐渐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。最近,酷狗音乐便从流量扶持、商业变现的方向出发,启动“伯乐计划”,助力更多音乐人走上逐梦之路,目前已吸引近万名音乐人入驻。

  音乐“养活”不了音乐人

  音乐人整体处境艰难,是音乐行业发展尚不成熟的表现。

  一方面,行业当下的专业化程度并不高。中国传媒大学艺术创新与产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《2020中国音乐人报告》(下称《音乐人报告》)数据显示,唱作人、歌手占比都在30%以上,且与2019年相比,单一身份的音乐人仍在减少。

  换句话说,大多音乐人往往是一身兼填词、作曲、演唱、混音、录音等数职。出现这种趋势的原因,并不是因为音乐人真的能够兼顾多个创作环节,而在于更便捷的创作以及更低的创作成本。基于此,词曲创作与适配的声音之间存在隔阂,加之曝光渠道有限,很难保障孵化出高传播度的作品。

  另一方面,行业的变现规则尚不透明。曾与孙楠、李宇春、沙宝亮等知名艺人合作过的词作家冀楚忱曾在公开场合表示:“我从事歌词创作已有15年,从来没在一家私有公司拿过后续版税,虽然在同他们签订的合同中有关于版税分成的约定,但我绝大部分的收入还是来自填写歌词的劳务报酬。据我了解,国内大部分音乐人都面临着这样的问题。”

  不合理、不透明且不具执行力的版税分成,使得音乐本身的价值与音乐人的收益之间并没有呈现出正相关。这也是造成音乐人整体收入普遍偏低的关键所在。

  《音乐人报告》数据显示,在受访群体中,52%的音乐人没有音乐收入,仅有7%的音乐人全部收入皆来自音乐。

  这并不是一个健康的发展状态。大多音乐人都需要其他职业“为爱发电”,整个音乐行业的职业化率低下,创作者并不能全心投入其中。正如早些时候,刺猬乐队的主唱子健也曾是一位程序员,跟着乐队巡演的时候,还要带上电脑以便随时工作。

  然而,以梦为马,真的可以随处可栖吗?恐怕很难。

  一直以来,收入没有保障使得音乐人发展的可持续性整体较差。根据《音乐人报告》数据,16-25岁的音乐人占比达到62.06%,以生活工作压力较小的群体为多。而且,若从发行第一首单曲算起,入行不足一年的音乐人占比高达46%,但入行5年以上的音乐人占比仅11.4%。可见,一旦在个人发展中遇到更现实的问题,音乐往往没有那么容易坚持。

  现实也确实如此,音乐人黄小岛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感慨道:“大学做音乐的时候,我周围的那些人都还是朝气蓬勃的样子,说一定会坚持,但其实现在回过头来看,跟我同龄的很多人都已经放弃了。”

  流量与收入之困需要出口

  在这样的发展态势下,尽管不少人因音乐人不堪重压而黯然离场,但持续涌入的新鲜血液也开始寻找新的发展出口。而有着大规模音乐用户的音乐平台,很快成为音乐人成长的肥沃土壤。

  《音乐人报告》数据显示,目前已经入驻数字音乐平台的音乐人占比高达90%以上。他们通过发布原创或翻唱音乐作品迅速提升个人影响力。酷狗音乐开放平台中的数据显示,截至目前,酷狗音乐人Bomb比尔、陈亦洺的单曲累计收听量已超2000万,张远的单曲累计收听量更是达到3000万以上。

  从这个角度来看,音乐平台正在创造一个更健康的音乐发展环境,通过连接音乐人和消费市场,不断激发出音乐作品背后更大的价值。

  例如,铁脑袋mp3的单曲《执迷不悟》在发行后并未溅起太大水花,但该单曲被小乐哥翻唱后,开始显露爆款相,甚至连续多日霸占酷狗TOP500榜首位。相似地,拾贰翻唱的《醒不来的梦》在酷狗音乐榜1周内飙升超200名;20年前为张信哲写下《信仰》的陈耀川,在今年亲自重新演唱了这首歌,上线一周播放量随即超过500万,并跻身酷狗飙升榜第三位。

  随着这些作品传播度越来越高,酷狗音乐也不断感知到“好声音”与“好词曲”连接后所释放的能量。正因如此,酷狗音乐开放平台开始推行“伯乐计划”,通过构建一个庞大的词曲版权库和音乐人“声音场”,加速更多“好声音”与“好词曲”之间碰撞出新的火花,尝试为音乐人的成长道路打开一个真正能够走得通的发展出口。

  连接顶级流量池

  助力音乐人变现之路

  据了解,“伯乐计划”启动之初,酷狗便邀请到从业二十多年,作词600多首的崔轼玄;林俊杰、张惠妹等歌手的幕后操盘手林秋离;为梁静茹《勇气》、王力宏《你不知道的事》作词的词作家瑞业等12位国内知名的词曲作者担任召集人。他们能够加入意味着“伯乐计划”的探索方向在业内具备较高认同度,且平台所对准的流量和收入两大难点,真正切中了当下行业发展的痛点所在。

  具体而言,“伯乐计划”的整体策略分为两大板块。在音乐人更关心的收入方面,擅长演唱的音乐人可由“好声音”赛道参与“伯乐计划”,入驻成为酷狗音乐人之后,即可翻唱酷狗音乐上万首歌曲,无须另外付费也不必担心版权问题。而在翻唱作品发行后,翻唱歌手将拿到10%的版税收入,原词曲作者也能拿到35%的版税收入。另外,已有佳作的词曲作者或机构也可通过“好词曲”赛道入驻酷狗,其中,若该词曲在酷狗独家授权,且由个人认领收益,音乐人即可获得16%的版税收入;而由机构认领收益,或词曲非独家授权,则相应获得的版税收入为8%。

  这样的分成规则目前在业内并不多见,它的行业价值在于,酷狗尝试用一种更透明的规则,将业内长期处在“隐秘角落”的收入方式推至“阳光下”,帮助音乐人拿到更合理收入的同时,推动行业发展走向规范化,加速“好声音”和“好词曲”获得“好收入”。

  当然,可观的收入还需要相应的流量运营。歌手和词曲创作人参与“伯乐计划”之后,即接入酷狗自身的流量池。目前,酷狗音乐的月活用户已经超过4亿的规模,能够承载大量音乐作品及音乐人的成长空间。

  对比酷狗此前的星曜计划来看,平台合作的251首歌曲总播放量超过91亿,助力音乐人增粉453万,流量运营能力可见一斑。而此次的“伯乐计划”,平台还将把最终选中的作品,经过酷狗专业团队重新制作后,打造成“伯乐计划”首张专辑,并给予平台内全方位的曝光资源扶持,进一步实现专业性和传播度的跨越。

  基于此,从加码流量运营提升音乐人的市场连接能力,到推动行业版税分成透明化,拓展音乐人的商业化发展空间,酷狗的“伯乐计划”都提出了值得业内思考的解决方案。

  目前,已经有近万名音乐人通过“伯乐计划”入驻酷狗,如果你也是一位同样困于流量和收入难题的音乐人,如果你也徘徊在坚持还是放弃的选择之间,不妨试试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链接,或许,成为酷狗的音乐人会让你看到意外的惊喜。

  镜像娱乐(ID:jingxiangyule)原创文章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镜像娱乐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